你想想,两个女人在一起

最后还是会咽下去,她不会为了伊豆豆改变了自己的为人,恐怕永远也不会。伊豆豆事后也曾不厌其烦地一再追问,万丽说,伊豆豆你烦不烦?伊豆豆说,那天我看到陈佳眼睛发直朝你走过来,我就知道她要说些什么了,她顶不住内心的压力了。万丽说,她要说也不会跟我说呀。伊豆豆道,错,陈佳要想找个人说话,也唯独只有找你了。万丽说,为什么,你觉得我跟她关系很好吗?伊豆豆说,这是公认的嘛,机关上上下下都知道,宣传部的两个研究生,两大美女,两大才女,相处得多好,多少单位领导还拿你们作榜样教育那些闹矛盾的女同志呢。
万丽事先虽然也想到过可能有这样的结果,但毕竟心思都用在陈佳身上,把这种可能性给放在一边了,现在真的出现了这样的结果,一时反倒不能接受了,脱口问伊豆豆,你听谁说的?又是小道。伊豆豆说,我听谁说的,我要告诉你吗?你爱信不信。万丽说,是你们秦局那儿来的消息吗?伊豆豆说,呸,他就算有消息,我还不乐意听呢。万小姐,你也别打听那么多,反正我告诉你,昨天晚上,这第三者本人,已经被找去谈话了,这还能有假?要不,我会今天一大早来搅你的清梦?
万丽事先也都想象过这次见面的情形,大秘会和她握手,亲热地笑着说话,别人就会知道,他们原来是认识的,是有关系的,于是也就解答了一些疑惑,大秘会不会顺势把她介绍给周书记呢?如果介绍了,周书记会是怎么样的反应?如果大秘事先已经和周书记提起过她,周书记就可能会笑呵呵地说,啊,你就是万丽啊。如果大秘事先并没有机会可以向周书记推荐万丽,这时候一介绍,周书记至少也会笑着和万丽握手,说,啊,是万丽同学,好,好。什么情形都想了一遍,可就是没想到,到了现场,所有的设想都没有发生,大秘根本就没有和她握手的意思,甚至连一个会意的眼光表示都没有,更不要说把她介绍给周书记了,万丽一时有点蒙,恍恍惚惚地想,上次见的是不是这个人啊?
万丽是被伊豆豆的一句话打动了的,伊豆豆说,地是行管局的,行管局要给谁就给谁嘛,再深一步说,行管局是谁的呢,行管局是市委市政府的,所以,更应该说,市委市政府说给谁就给谁。万丽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抓起电话打到了向一方那里。向一方说,是万总吧,我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的。万丽说,你大概在放风想进房产集团时,就看到了这一步吧,向总真是先见之明啊。向一方说,真人面前不说假,万总分析得一点没错。
万丽是要踢皮球了。本来,这个皮球她是不要的,她根本就不想踢它,但惠正东硬是踢了过来,硬是要叫她接过去。万丽如果不是那么认真,对一个还未正式属于她的工作不是那么的较真负责,既然是人家市长的皮球,捡就捡起来了,抱就抱回去了,何苦事情没开始就把市长给惹了,但万丽纵使冰雪聪明,纵使在官场多年经验不薄,却偏偏这一壶提不开,既然田常规信任她,把重担交给她,她就得对田常规负责,不能配合她工作的人,她真的不能要呀!万丽几乎是凭着一种本能去和惠正东踢球,惠正东自然要比她成熟得多,他正是掌握了万丽此时的难处,才会如此出手,而且出手如此之快,也是要给对方来一个措手不及,如果等万丽把一切已经准备妥了,心中有数了,对他来说,就为时过晚了。所以今天惠正东的一切行为,都是超前的,又是超常的,当万丽把到球踢过来的时候,他立刻踢了回去,万区长,我已经把耿志军叫来了。
万丽收回了自己的思绪,季主任也知道自己的话可以到此为止了,再说,就是多嘴了,他现在,恰到好处地向万丽表示了自己对她的关心,即使她换了岗位,他仍然是关心着她的,仅此而已,再说下去,就是具体的问题了,那么耿志军和向一方,谁更合适做万丽的副手呢,或者两个人都不合适,那么又有谁合适呢,万一万丽来了兴趣想听听他的意见,季主任可说也是不识时务,已经栽了,就认栽,态度好一点,还不至于落到这一步,但向问和叶楚洲是什么角色?他们给他下的套子是连环套,一个连一个,省报的文章出来后,平剑刚不仅向省报兴师问罪,最后还拿了省报去见省委周书记,指着上面一段话批判起来,不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